排版工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华夏时讯网-国内综合资讯新锐媒体
热搜: 陕西 清华 感人的故事 民建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国内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获赔48万,打完官司只剩8000元

2017-12-30 09:09 [社会] 来源:未知
导读:曾是吉化集团建设公司工人的宋学文说,20年了,现在还是哪里病变切哪里,第一年截掉部分左腿、左臂,第二年截掉右腿、手指,第三年又截掉左腿。 1996年1月5日7时30分,19岁的宋学文在吉化

 曾是吉化集团建设公司工人的宋学文说,20年了,现在还是“哪里病变切哪里”,第一年截掉部分左腿、左臂,第二年截掉右腿、手指,第三年又截掉左腿。

  1996年1月5日7时30分,19岁的宋学文在吉化集团建设公司4号裂解炉下捡到一条白色金属链,放入右腿膝部的裤袋内。两小时后,宋学文感觉头晕恶心,身体红肿、布满水疱。这条8cm的“白色铁链子”让他变成了坐轮椅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一级残疾人。

  经查明,被发现金属链中装有伽马射线放射源,正常人接受核辐射的量应小于0.5gy,宋学文全身受照剂量约3gy,局部达3738.8gy,超过正常剂量7477多倍。

  长时间、超剂量的核辐射使宋学文身体的损害程度不断加重,病情不断恶化,目前四肢除右胳膊外已全部截去。

  2000年,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宋学文所在的吉化集团建设公司除已支付给宋学文的抢救治疗费用外,另行赔偿宋学文定期身体检查费、假肢安装费及购买代步车费、伤残护理费、伤残误工费、伤残补助费、精神抚慰费等总计人民币487837元。这是国内首例核辐射案。

  宋学文告诉每日人物,这些赔偿除去律师费、安装假肢等费用,就剩下8000块钱。他用这些钱租了房子用来写作,赚了一些稿费,后又回到乡下开了幼儿园。

  现在,宋学文的身体仍在病变,但儿子才27个月,他说:“我想陪家里人多走一段路,多陪陪孩子。”

  2001年的宋学文。

  官司“按照交通肇事进行赔偿”

  每日人物:目前你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宋学文: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治疗,总是病变,我已经习惯了,但是我的精神状态很好。

  2016年12月中旬,突然吐血,到当地医院检查后,发现是肝硬化引起的胃肠道出血,又查出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核辐射并发症。到北京307医院复查,了解到复查一次时间要一个月,不包括后期治疗费,仅检查费用就需要5万左右,对我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当时我没接受任何检查、任何治疗,一个星期后就出院回家了。

  每日人物:你当年获赔48万,这笔钱什么时候花完的?

  宋学文:当年赔偿的48万,除去律师费10多万,安假肢费用10多万,还有打官司借的钱,就剩下8000多块。官司对我的打击挺大的,按照交通肇事进行赔偿,赔偿也出乎我意料。

  每日人物:20年了,还记得做了多少次手术吗?

  宋学文:不算小手术,最初在北京307医院做了7次大手术,后来在当地截了手指,之后就再没做过手术。去医院医生都会问是怎么弄成这样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说,说烧伤他们也不信,一说核辐射,医院就会说这个病治不了。全国的保险公司对我都拒保,买不到任何保险。

  每日人物:有没有考虑继续索赔?

  宋学文:也考虑过,但是打了那几年官司之后,使我深深的意识到,打官司需要的精力,经济是我无法承受的,尤其是经济。诉讼费,律师费等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 一方面对它恐惧,一方面也很麻木”

  每日人物:我看你后来写书、拍电影、开幼儿园。

  宋学文:我和我爱人拿着赔偿剩下的8000块租了一个房子写作,一年多后写下了我的自传《生死链》,出版后拿到三万多的版税,又参加一些电视台的心理访谈栏目,得到一些费用,这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当时的困境。几年后,兜里也有了点钱,向朋友借了些就回到农村老家租借场地办幼儿园,后来就把场地买了下来。现在也在朋友圈卖东北大米,我把老家农户种的大米花稍微高一点的价格买下来,再卖出去,一包能挣几块钱。上个月就挣了800多。

  每日人物:现在幼儿园经营怎么样?

  宋学文:经营10年了,到现在还是负债经营,入不敷出,将近欠30万元外债。我们夫妻想给农村孩子一个良好的学前教育,又不想让农村孩子觉得我收费高上不起学,对一些残疾人家庭、单亲家庭、多子女家庭的孩子都会有费用上的减免。我想通过这种方式回报社会,社会帮助我太多了。

  每日人物:之后打算怎么办?

  宋学文:对我来讲我是一个生命的奇迹,活到现在我已经是赚了值了。我希望大家不只是关注患了这个病的我,而是关注这个事,让我这个点带动一个面,让更多人了解和警醒。因为目前为止没有哪种方法能治疗辐射病,现在是“哪里病变切哪里”,第一年截掉部分左腿、左臂,第二年截掉右腿、手指,第三年又截掉左腿。出院了六七年,还是病变,右手的手指都截掉了。二十年了,依然在病变,我一方面对它已经很恐惧了,一方面也很麻木。

  宋学文。

  儿子27个月,“已经学会照顾我了”

  每日人物:后悔捡起那条链子吗?

  宋学文:并不后悔当时捡了这条链子。捡了之后虽然说我身体残疾了,但是我有了很多和大家不同的经历,有时候还是很充实的。我的心态也很正常,能融入到社会中,虽然经历过自卑、自闭,但也走出来了。有时候我觉得人生经历才是最宝贵的东西。如果说身体要是不出现病变,我也不会去想。

  每日人物:这些年,心态上发生了哪些变化?

  宋学文:我从一个活蹦乱跳的十九岁的年轻人,一夜之间变成了坐轮椅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一级残疾人,这种变化是当初无法接受的。但想到父母和家人,我觉得不能垮,无论是缺胳膊还是缺腿,对他们来说,只要我的生命在就是最重要的。住院的三年中,我逐渐适应了医院的小环境,我就像生活在医院这个贝壳中的软体动物,离开贝壳后就很恐惧。出院之后我发现自己和社会脱轨了,每天躲在房间里,怕见别人,自闭非常严重,也有自我放弃的想法。然后遇到了现在的爱人,她一点一点的锻炼我,让我生活自理。现在,洗漱、上厕所、穿衣我都能自理,多少还能分担一些家务,刷刷碗之类的。她把我从自卑自闭的心态中完全拯救出来,现在能用正常的心态面对社会。不把自己的残疾当成什么都不能做的招牌。

  每日人物:你说爱人是拯救你的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宋学文:一天凌晨5点左右,我睡不着,就在电话上随便打电话号码,一开始好几次都是空号,后来就打通了,接电话的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当时她在吉林市江南一家诊所做财务,后来我们就在电话上保持联系。她知道我身体的情况也没有和我断掉联系。1999年过完春节,她辞去工作陪我去北京复查身体,后来就跟我一起回到了吉林老家,照顾我的生活。后来就成为了我的妻子,鼓励我自理生活,帮我从自卑、自闭中走出来。可以说目前为止我有三次生命,第一次是我父母给的,第二次是医院的医护人员救回来的,精神上的生命就是我爱人治愈的。

  每日人物:孩子的出生也给了你安慰?

  宋学文:当时检查的时候说我有可能会没有小孩。现在我儿子27个月,看到我脱了假肢没有胳膊、没有腿会很好奇。他现在已经学会照顾我了,我穿义肢时他会帮我拿过来,要坐轮椅他也会帮我拉,前几天我们俩从沙发滑下来,他马上爬起来扶我,很懂事。

(责任编辑:空镜子)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